番外三(4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37/13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番外三(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空忽然下起了雨,他在雨中給嚴蕊打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對著電話,輕聲說:“嚴蕊,你說得對,我真的在她身上一點點夏彤的影子都看不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蕊握著手機沒說話,坐在椅上聽著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蔚然像是自言自語一般地說:“夏彤的膽子很小,不會像她那樣大聲說話,更不會跟人吵架,夏彤皮膚很白,不會像她那樣曬得那么黑。嚴蕊,我的夏彤長大后,不會像她一樣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蕊在手機那邊,嘆了口氣道:“曲蔚然,你為什么不放過別人,也放過你自己?你總是在世上尋找夏彤的影子,眼睛像的你去追,神情像的你也去追?有意思嗎?她們都不是夏彤,她們都不能給你一個你想要的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蔚然握著手機仰頭望天,手機里傳來嚴蕊的聲音:“曲蔚然,你記憶里的夏彤是什么樣的?在我的記憶里,她總是在哭,連一張笑臉也想不起來。像她那樣善良到死的孩子,卻為了幫你這個私生子回到曲家,昧著良心欺騙別人的感情,你知不知道她每天晚上都在哭、都在嫌棄自己!她連死的時候,都一邊在我懷里哭一邊擔心你是不是受傷了!曲蔚然,你為什么在她活著的時候,不好好對她,連她死了也不叫她安心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蕊繼續說:“你為什么不能放那個像夏彤的女孩幸福呢?你為什么要讓那個女孩也像夏彤一樣,一直哭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蔚然掛了電話,望著人群,用力地回想夏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時候,他們倆想一起自殺,他牽緊夏彤的手,想帶著她一起跳下去,可她卻拉回了他,哭著說:“曲蔚然,我不怕死……可是,我舍不得你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年時,他被瘋子養父用老虎鉗敲打,滿身是血,夏彤抱著花瓶沖過來打在養父頭上,養父回身將她打倒在地,她哭著大喊:曲蔚然,快跑啊,跑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后來,他讓她去接近曲寧遠,那天下著雪,她站在雪地里流淚,哭得那么憂傷,可他卻背過身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后來,好多次,她總是在哭,為他哭的,為自己哭的,很多很多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蔚然在夜晚的街道上緩緩低下頭,輕聲說:“真的,連一張笑臉也想不起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日,他在街上坐了一晚,第二天,便打電話約舒雅望出來,去民政局辦離婚手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舒雅望看著有些憔悴的曲蔚然,有些不敢相信地問:“你真的要主動和我離婚?不等法院開庭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蔚然笑:“怎么舍不得我?想再跟我做一個月夫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舒雅望瞪他一眼:“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甩頭就往民政局走,曲蔚然卻忽然拉住她,像是祈求一般地說:“你給我抱一下,我就進去簽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舒雅望剛想拒絕,卻被曲蔚然猛地拉進懷里,緊緊地抱住,在她耳邊,痛苦又深情地說:“對不起,我總是讓你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舒雅望皺起眉頭,強迫自己忍了他幾秒后,終于受不了地推開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蔚然望著空洞洞的雙手,轉身說:“走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日下午,嚴蕊正在上網,手機響了,她拿起短信一看,是曲蔚然發來的,短信只有四個字:我離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蕊望著這四個字,想了想,回復:挺好的,找個好姑娘重新開始吧,夏彤會高興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蔚然在夏彤的墳墓前看著這條短信,溫柔地擦拭墓碑,輕聲問:“你真的會高興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算你高興我也不會找的,我才不想找好姑娘,我才不想過得好,我就這么混著,混得人見人恨,混得千瘡百孔,混得讓你擔心、讓你心疼,這樣你的靈魂就不得安寧了,這樣你就不會離開我了。”曲蔚然扶著墓碑上的黑白照,照片上的姑娘已經看不清樣子了,可他卻依然能感覺得到,她望著他的眼神是那么溫柔和眷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蔚然緩緩將頭靠墓前,垂下頭,一滴眼淚輕輕滑落眼角,風中似乎有人在輕聲問:“夏彤,十年之期已經到了,你若是能長大,我是不是就能有一個家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本章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載湯圓創作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福利彩票甘肃快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龙江时时时间 快速赛网址 北京pk赛车手机版 手机商城app制作 河北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上cp9368典c0m pk10免费计划软件手机 麻将技巧视频 极速5分赛车开奖记录 极速赛官网结果